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2019-04-03 11:06 阅读 13 次 评论 0 条

站着不动、左推一下、右挡一下,大爷陈永宁打乒乓球时看起来并不凌厉,但却让对手叶女士直呼招架不住。“这种长胶,我打不来。”

陈永宁,今年93岁,有80年球龄,不管是住在四川成都的玉林街、西南交大,还是成都郫都区三道堰,只要不下雨,他每天坚持打一两个小时乒乓球。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2016年和2018年,凭借手中的一支长胶乒乓球拍,陈永宁两次斩获世界元老杯乒乓球锦标赛90岁+组别冠军

“明年我还要去法国参加第三次比赛,再得一次冠军就能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。”陈永宁说,他为自己感到骄傲。

现场 连打一小时不喘粗气

4月2日下午两点,吃过午饭歇一会,陈永宁大爷准时出现在郫都区三道堰的一个乒乓球训练基地,里面已经有三个球友在打球。

红星新闻记者主动请缨,上台和陈大爷对打。只见他手持竖拍、站着不动,左手托球、微抛,右手拍子跟出去,发球姿势看着稀疏平常,可是球回挡过去,要不下网,要不飘了出去,红星新闻记者坚持不了几拍,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。

不得已,红星新闻记者邀请场内的叶女士和陈大爷对打,她连连推辞。

“这种长胶,我打不来。”叶女士说。尽管如此,双方还是对打了起来,连续打了40分钟,陈大爷脸不红心不跳,大气都不喘一口。打了好球,他要哼上几句歌。“不累,完全不累,我脚不动,只用手推挡,完全不累。”陈大爷说。

叶女士一旁附和:“大爷体力可以,平时可以和我们打几局比赛。”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红星新闻记者留意到,因为腰痛,陈大爷没法捡球,每每球落在他这边,他用脚踢给对方捡。

“大爷年纪这么大还打球,我们很尊重他,看他弯不了腰,都不会让他捡球。”球友曾军贤说,大爷是训练基地的常客,只要在三道堰住,每天都会过来打球,陈大爷擅长打长胶竖拍,手法比较怪异。

长胶,是指陈大爷手中的乒乓球拍黑色一面,与普通胶皮比颗粒比较大。“长胶的打法与普通胶皮完全相反,你发旋球过去,他一挡用上力球回过来就会下沉;你提拉,他就可以反攻。”曾军贤说,长胶球感怪异,不熟悉的人难以掌握,“如果在国外打比赛,很多外国人不熟悉,是有可能拿冠军的。”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缘起 还是小学生时,校长送了一颗乒乓球

陈永宁大爷,一生与畜牧打交道,退休前是成都华蓉公司工程师。他13岁开始打球,球龄长达80年,说起和乒乓球的缘分,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。

当时,陈大爷正在四川乐山读小学,学生之间流行“跳山羊”游戏。在学校操场,一人充当山羊弓着背趴地上,其他人撑着“山羊”的背跳过去,有的孩子耍滑头,在别人撑的时候故意抬头或弯腰,让别人失败当“替罪羊”,轮到陈永宁当“山羊”时,他乖乖不动,让每个人都跳了过去。

这一幕让在旁打球的校长看在眼里,招手将陈永宁唤了过去。“他给我一颗球一个球拍,说别玩了,我们来打球。”陈永宁说,那时他哪会打球呀,依样画葫芦学了几拍,校长送了他一颗乒乓球,从此,他爱上了打乒乓球。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成年后,陈永宁到了山西农学院(现山西农业大学)工作,学校有打球的设施设备,条件得天独厚,他到处去参加业余比赛,拿了不少奖,退了休回到成都后,时间更加充裕。

平日,陈大爷随身挎一个黑色运动挎包,里面装着一只乒乓球拍,两块奖牌。“很多人看我打球都要问,要合影拍照,我就把这些给带着了。”陈大爷说,有了这两块世界级别奖牌,以前得的奖都不值一提。

陈大爷说,他住在玉林街时,到省博物馆对面的水电校打,住在西南交大时,在学校打,住在三道堰就在家附近的乒乓球训练基地打。“去哪里都打球。”

去基地上楼梯时,陈大爷脚步略有不稳,红星新闻记者打算扶他,他坚决拒绝。

“你这次扶我,那没有人扶我的时候呢?我要做到不让自己摔倒,哪怕有意外,也要努力做到没有意外。”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成绩 两届元老杯90+年龄组世界冠军

球龄长了,陈大爷的同龄球友少了,能参加的比赛也越来越少,他只能将目光投向设置了老年组的世界元老杯乒乓球锦标赛。2010年,“元老杯”在内蒙古举行,84岁的陈永宁首次参赛,止步16强。2014年,他飞赴新西兰参赛,拿了铜牌。

2016年,陈大爷再次飞赴西班牙,在18届世界元老杯乒乓球锦标赛上一路过关斩将,横扫对手,以巨大的比分差拿了90+年龄组的金牌。2018年,他在美国拉斯维加斯19届元老杯的前四局中,“都没有遇到对手。”

“总是以3:0拿下比赛。”陈大爷说,外国人喜欢用横排打下旋球,可是他用长胶拍,只要他用力回挡,回球下沉力度很大,对方一接就沉网。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陈大爷回忆,2018年前四局,两个法国人,一个马来西亚人,还有一个比利时人,都被他怪异的打法杀得措手不及。快到最后关头8:0比分的时候,他有预谋地发球失误,让对方得一两分,陪同比赛的儿子批评他这不尊重对手,他有自己的理由:“这是国际比赛,大家又都是老年人,总不能‘剃人家光头’。”

在2018年比赛的最后一局中,陈大爷遇到一个捷克人,对方不仅人高马大,而且看着特别年轻。

“体力很好。”陈永宁回忆那个捷克人时说道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有些轻敌,被人家打了11:4,输了这一局。“当时我想扳回来,以前我想扳回来就能扳回来,这一局就是扳不回来。”

不过,在第二局,一名比利时对手发现了陈大爷球拍的特点,用英语问是不是用的长胶拍子。“我告诉他是,可能这个让他有些心理阴影,一直在琢磨怎么破球,后来我居然以3:2赢了。”陈大爷说,比赛结束后,输了球的比利时人找他要长胶球拍,他很痛快,回国后按照对方给的地址邮寄了过去。

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

事实上,陈大爷的球拍不是什么秘密武器,只是花了15元从文具店买的一支球拍,再买了一块长胶贴在球拍反面。

“我的球拍,加上打球的手势,别人评价都说旁门左道。”陈大爷说,4月10日,在美国医生的儿子要回国,除了看望他,还有一个重要事项,就是商量明年去法国参加元老杯,是儿子陪同还是女儿陪同。“这一次拿了世界冠军,就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。”

去一次国际比赛,陈大爷一个人大概要花费五六万元,这些都是由儿子掏钱。他的一儿一女,一人在美国当医生,一人留学瑞士,后来回国当了大学教授。

对于子女的孝顺,陈大爷点赞,对于子女的成就,他不感到骄傲。“子女有成就是他们的事情,我为我自己感到骄傲。”

陈大爷说,他要打到100岁再封拍。

红星新闻记者钟美兰张直摄影报道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80年乒乓球龄,九旬大爷两拿世界冠军 | 讷事网
分类:体育, 正能量 标签:,

发表评论


表情